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亚冠抽签探秘重庆红衣男孩神秘死亡事件背后真相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7-04 12:44:49

探秘重庆红衣男孩神秘死亡事件背后真相

探秘重庆红衣男孩神秘死亡事件背后真相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探秘重庆红衣男孩神秘死亡事件背后真相 探秘重庆红衣男孩神秘死亡事件背后真相 Posted on 2015年4月14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重庆红衣男孩离奇死亡事件在重庆传的很是离奇,据说重庆红衣男孩死亡时身着女红裙,穿女泳衣,手脚被缚挂着秤砣,尸体高悬房梁上,却找不到外伤痕迹。重庆红衣男孩到底是他杀还是自杀?重庆红衣男孩死亡真相又是什么?时隔两年,重庆红衣男孩事件又有新进展, 也许死亡真相就要揭秘了。重庆红衣男孩离奇死亡事件始末乡村男孩神秘死亡:身着女红裙,穿女泳衣,手脚被缚挂着秤砣,尸体高悬房梁上,却找不到外伤痕迹。他杀?自杀?被害特征是否被象征为五行?真有所谓“灵异事件”……这就是轰动一时的重庆红衣男孩事件。2009年11月5日中午12时许,54岁的农民工匡纪绿从江北赶回巴南区东泉镇双星村高石坎,为上住读的儿子送钱。家里正门、侧门紧闭,平时从来不开的后门却虚掩着。从后门进去,眼前一幕让他大惊失色:儿子身穿红色的花裙子,双手、双脚被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脚上还吊着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挂在屋梁上,早已死亡。男孩家中离奇死亡匡志均是匡纪绿的独子,是东泉中学七年级二班的学生,死时刚13岁零13天。匡志均的遗体摆在堂屋正中,身上盖着一床红被子。除了一间正屋,还有两间偏房和一间灶屋。后门就在灶屋里。孩子平时在楼下正屋大床上睡觉,床旁的屋梁,竟是孩子的最后归宿。屋里地上到处是衣服和杂物。孩子用过的课本、作业本,散乱地放在床上、桌上。两包方便面,吃了一包。电子表、书包、计算器、、光盘等孩子的遗物留在床上。书包里还有32.5元钱。匡纪绿说,警方和法医已在5日晚对儿子进行了解剖。因此,孩子从头部到腹部,都被线缝着。匡志均遗体额头前有一个小孔和不重的外伤,大腿、双手、两肋、双脚裸部上方,都有极深的勒痕。此外没有任何伤口。死者身穿红裙子匡纪绿说,前几天他的坏了,跟儿子联系不上,5日中午12点多钟,他回家为儿子送饭钱。平时进出的大门和侧门却怎么都打不开,他绕到后门,后门虚掩着,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家里一片狼藉,娃儿的衣服丢得到处都是。走进正屋,灯还开着,匡纪绿一眼便看见,儿子穿着大红色的裙子,裙子上还别着白花,全身被绳子扎扎实实地捆着,两脚之间,挂了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捆着挂在了屋梁上,双脚离地几厘米,旁边一个长椅被推翻在地,儿子全身冰凉,早已死亡。匡纪绿41岁时才得了这个儿子。眼前的情景让他傻眼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家人不相信孩自杀很快,巴南区刑侦队的刑警赶到。5日晚,市公安局的刑警和法医也来了。匡纪绿说,刑警把儿子从屋梁上放下来,脱去他的红裙子,发现儿子贴身竟然穿着他堂姐的游泳衣,儿子自己的衣服一件没穿。匡纪绿说,法医告诉他,初步判断,儿子是在48小时内死亡的,也就是11月日。儿子身上,除了多处深深的勒痕外,几乎没有外伤。法医带走了儿子的内脏等物,回城里解剖。昨天,孩子的妈妈辜登会在面前,已没了泪水,她说,自己和丈夫都在江北区打工,家里就儿子一人。平时,每个周末儿子都回江北和他们在一起。因为10月24日儿子回来时,他们给了儿子几百元作饭钱、资料费等,儿子就说下周11月1日不回江北了,要自己回农村老屋。辜登会说,平时,家里的后门从来不开,都用两块大木板挡着,外加一根钢筋。儿子死后,大门、侧门关着,后门开了,两块大木板和钢筋被放在门的左右两旁。匡纪绿说,儿子与他们最后的日子里,他一点都没有异常的表现。“我们不相信他会自杀。”孩子生前没有怪癖匡志均邻居王伦琴对说,匡纪绿全家都很老实,平时对人也友善,从来不和别人发生纠纷,匡志均平时少与人说话,害羞得很。从不主动招呼人。娃儿啷个就突然死了,全村人都觉得太怪了。70岁的邻居邓先碧说,匡志均平时贪玩,成绩不太好,但人和他妈、老汉一样,老实得很,从不招惹那个。以前也从没发现他有穿女孩衣物的怪癖。男孩死亡的三大谜团昨天,死者父亲匡纪绿说,刑警和法医对儿子有三个不理解:1、男孩为何穿着红裙子、游泳衣?2、死者额头前的小针孔从何而来?3、死者双手、双脚有非常专业的打结。时隔2年多,重庆红衣男孩事件依然时常在各论坛上被友提及,这件轰动全国的神秘命案至今毫无线索,近日,再次踏访事发地,希望找到一些答案。双星村高石坎组17号是一栋不起眼的白色土房。它孤零零地伫立在一个小山岗上,四周群山围绕,案发后,这栋房子再也没有住过人,厨房已经垮塌,四周杂草丛生,树林环绕,房门上用木炭写的一个巨大的“杀”字,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顿时显得有些毛骨悚然。这是我们步行40多分钟后到达的目的地。2009年11月5日,匡志均被父亲匡纪绿发现吊死在自家屋梁上,此后,这里开始荒废。匡纪绿夫妇再也没有回过这里,村里人告诉我们,这几年村里打叫匡纪绿回来,他也会回到村里,但是他不敢回家住了,说害怕。他害怕的是儿子匡纪绿诡异的死亡,至今警方也没有对此事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如今村民说起此事,也是用“他那个娃儿死得怪”来作为开头。 这个怪,除了至今没有查找出来的死因,还有匡志均的死状——手脚被绑住,脚下吊秤砣,更奇怪的是他穿的一身红裙子,“反正看起来是一个女娃儿的样子。”在去匡家的路上,一个路边正在锄地的大妈告诉我们。张元文一路向村里人打听当时参与把匡志均尸体解下来的一个村民的联系方式时,但不巧,他昨天已经外出去新疆打工,火车上信号不好。双星村不是一个富裕的村庄,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去了,留下的多是老年人和留守儿童,虽然日子过得不算富裕,但吃穿不愁。匡纪绿一直在外打工,匡志均死前几个月,辜登会也丢下儿子外出打工,村民说,辜登会不走,他儿子不会死。这是后话。村民们对这样一个孩子的离奇死亡感到惋惜。匡家居住的地方在村里来说也很偏僻。村里有一条自己修的土路,张元文家就在路边,而去匡家要从这条土路拐上一条田坎路,走上二十多分钟左右。张元文说,匡家的老人死后,他就没来过这里。房子已经荒弃,刚才还阳光明媚的天,又有些阴下来,不晓得是周围树木的原因,还是进入山里的原因,反正站在这个杂草丛生的屋前,我感到有些汗毛林立。同行的同事后来说,中国人一般不会在自家房屋周围种植柏树,但匡家附近却有很多这样的树,问了村里人,村里人说这是国家退耕还林后统一栽种的。张元文很好心,他一路帮我们在路上问在田土里劳作的村里人,希望帮我们找到几个当时帮着处理匡家后事的人,文友华就是他从路边正在自家土里犁地的时候叫下来的。他帮匡家挖了匡志均是坟坑,墓就在匡家旁边,他领着我们去看。他告诉我们:“当时匡家给这个娃儿买了很好的棺木”。孤立的坟堆立在匡家房子不远处,没有墓碑,在农村,大概没有这个习惯。匡纪绿再也不愿谈论此事。我们在双胜镇的一个茶馆里,找到了匡纪绿一个兄弟的熟人,希望通过他找到匡纪绿的。听说了我们的来意,他很爽快地掏出给匡纪绿的兄弟打,说明了此事,匡纪绿的兄弟很谨慎,表示要先跟匡纪绿联系一下再确定是否告诉我,我留下了给他,但他一直没有打过来,后来我们从匡家回来我打问他,他告诉我匡纪绿不想再说此事。找匡纪绿的线索就这样断了。匡纪绿现在很少回到村里,儿子的死,对他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41岁才得到这个孩子,孩子的离奇死亡,让这个50多岁的男人伤心不已,很少愿意回到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村里人对于孩子的离奇死亡倒没有什么怪力乱神的说法,他们对孩子的死感到惋惜:“要是抓到杀人凶手,我都要去打他几下,太可恶了。”村里的一位中年妇女说。村里已经恢复了平静,我们的到来,让他们又开始谈论此事,匡家在他们看来是老实巴交的一家人,跟村里人没有什么矛盾,平时对人友善,“再恨也不应该对别个的娃儿下手嘛”,村里人说。他们也很渴望找到杀人凶手,还这个村庄一份宁静。双星村是一个宁静的村庄,村里有3000多人,73岁的张元文在这里已经住了60多年,他说,村里从来没有发生过凶杀案。张元文是我们在双胜镇上遇到的。他领着23岁的孙子从鱼洞女儿家回来,听说我们要到高石坎找匡家,便很热心地为我们引路。张元文说,事发时他在外地,家里就一双孙子,大一点的孙子打给爷爷:“爷爷你快点回来嘛,匡志均都遭杀死了。”张元文立刻赶了回来。见过匡志均死状的人后来跟张元文描述:“两只手握成拳头状,绳子一直绑到手肘,两条腿也绑到一起,下面还吊一个秤砣。”“啷个可能是自杀?自杀他能把自己绑起来还吊起。”起先村里人也猜测过匡志均自杀的可能,但这种死状让村里人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于是他们又猜测是那些学校的半大娃儿整的,“也不可能这么坏嘛”,张元文说,匡志均是一个老实孩子,平时不太爱说话,有点闷,于是他们就猜测是匡志均母亲辜登会的前夫和大儿子干的。辜登会的大儿子比匡志均大好几岁,村里人形容大概这个大儿子20来岁,“千翻儿得很”,经常来这里耍,但辜登会对这个大儿子并不好,经常叫他滚,于是村里人就觉得匡志均是被哥哥和哥哥的生父害了。当巴南区刑侦队的人来调查的时候,有村民把这个事情说了,于是刑侦队兵分三路,一路去辜登会老家南川,一路去匡志均的学校,一路就留在当地了解情况,但后来才晓得,当时辜登会的大儿子去了外地,没有在场嫌疑,于是就被排除掉了。两年多后,重庆晨报罗小光说起此事,仍然感到毛骨悚然:“这个事情很恐怖。”2009年底,心灰意冷的匡纪绿最后一次给罗晓光打告诉她:“保险公司赔了1万块,谢谢你,罗。”此后,匡纪绿再不愿接罗小光的。事发那一个多月,罗小光陪着匡纪绿跑了无数次派出所,最后当地警方的结论是: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是非正常死亡,死于非命。罗小光朱抓住最后一个词问:“什么叫死于非命?”警察很严肃地说:“无可奉告”。此事警方便再无下文。此案成了一桩悬案,犯罪分子至今逍遥法外。在那段跟踪采访期间,罗小光听到了很多种解释,如今她愿意用一种带着非物质的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友们说这种事情几百年才出现一次,肯定是一种谋杀,友说别人家里遭了很大的灾就听信巫师的说法要去杀这么一个小孩子,13岁零13天,友还说如果匡纪绿家要破除这个事情,他们也要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去杀一个多大的人……”“肯定不是一个人干的”,罗小光记得很清楚,事发当天她赶到位于深山里的匡纪绿家时,孩子已经被解救下来,放在一张门板上,13岁的孩子已经开始发育,身体带着些成年人的痕迹,“这么大一个人,一个人那里吊得上去?”她还记得辜登会在匡志均出事前一天做的梦,梦里一个从未谋面、个头很高的男人悄悄进入他家农村老屋,并在梦中催促她赶紧回家看儿子,她被吓醒了赶紧催丈夫回老屋查看,才发现了匡志均的尸体。“这件事太诡异了”,罗小光说。罗小光一直想将这个案子跟下去,直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但除了警方的不配合,心灰意冷的匡纪绿也不愿再跟罗小光联系,此事就此搁置下来。但友们并没有忘记这件轰动全国的命案,论坛上已经有各种诡异的说法,看得人毛骨悚然。村民倒没有什么迷信的说法,他们对警方没有破案也有猜测:“这种案子又挣不到钱”,警方已经不愿谈论此事,当时警察就曾警告匡纪绿叫他不要跟说起此事,罗小光乔装成匡纪绿表妹混进现场,当第二天报道出来的时候,警察非常生气,不愿面对媒体。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堵车,停车,国人买车图什么?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h时速下车厢外5米处电场强度约为0000
市场监管局2014年上半年工作总结和下半
余杭现代服务业发展势头迅猛
中央取消公车拍卖过半公车改革行至何处

相关推荐